<sub id="nqsff"></sub>
        <b id="nqsff"></b>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重大論斷的形成與發展

            發布時間:2022-08-18 作者:祁進玉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刻把握中國歷史文化和世界民族發展規律之后提出的重大論斷,是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近年來,國內學術界對于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相關理論進行了較為深入的討論和分析,對于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中華民族”概念的起源和學術演變

            作為改良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梁啟超于1902年最先提出“中華民族”一詞,他提到:“齊,海國也。上古時代,我中華民族之有海思想者,厥惟齊。故于其間產出兩種觀念焉,一曰國家觀;二曰世界觀。”1903年,面對當時國內的復雜民族關系,梁啟超認為沒有必要一味“排滿”,應該在確保漢民族主體地位的同時,將滿、蒙古、回、藏等民族融合并緊密聯系在一起,從而形成強大的中華民族。自梁啟超之后,楊度、章太炎、孫中山等人均曾多次使用“中華民族”一詞。

            其中,孫中山先生于1912年1月5日發布《對外宣言書》,首次以政府文件的形式肯定“中華民族”的稱謂。“中華民族”一詞出現于20世紀初,具體而言,恰好反映了國人在這一特殊歷史時期對于建立民族國家的迫切追求。在“華北事變”后,對于“中華民族”的討論,傅斯年、顧頡剛等人提出“中華民族本為一體”的看法,在學術界掀起較大的反響和討論。顧頡剛提出:“我們從今以后要絕對鄭重使用‘民族’二字,我們對內沒有什么民族之分,對外只有一個中華民族!”當時國內學術界對于顧頡剛等人提出的“中華民族一體論”的認識也是褒貶不一。

            費孝通對顧頡剛的觀點提出了不同意見,并在《邊疆周刊》發表了題為《關于民族問題的談論》的文章,他認為沒有必要否認中國存在擁有不同文化、語言和體質的團體,也不需要否認這些團體就是民族,面對國家分裂的局面,重要的不是否定民族的存在,而是要真正實現民族之間的平等。面對這樣的疑問,顧頡剛在《益世報》發表一篇題為《續論中華民族是一個》來回答費孝通的質疑。

            在馬戎看來,顧頡剛和費孝通關于中華民族是否為一個進行的相關學術爭論有其歷史與現實的考量:“1939年顧頡剛先生46歲,因發表《古史辨》在中國史學界很有影響,他熟悉統一的中華民族演變史文獻,對中國是一個政治實體的認識根深蒂固。費孝通先生那時剛走出學校大門,年僅29歲,受到西方人類學傳統影響強調群體間差異的重要性,擔心人們會忽視人類學家關注的文化、語言、體質上的多樣性。圍繞‘中華民族是一個’這一主題,當年發生在年齡閱歷不同、學科背景不同、研究經歷不同、關注重點不同的兩位學者之間的對話可以給我們提供許多超越具體觀點的重要啟示。”馬戎認為,費孝通先生在50年后基本接受了1939年顧頡剛對于“中華民族”基本觀念和對其特征、發展歷程的描述,把“中華民族”定義為一個自覺的“民族實體”。

            1962年,考古學家夏鼐在《新中國的考古學》一文中提出:“現在全國的少數民族還很多,他們雖和漢族不同,但各兄弟民族的祖先在悠久的歷史過程中,與漢族的祖先建立起日益緊密的聯系,今日大家一起構成了中華民族共同體。各兄弟民族的形成和發展過程的文史資料,大多是殘缺不全的,這便需要考古資料來補充。”夏鼐先生首次提出“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概念,但后期鮮有學者對其概念進行精確的解釋與界定。

            1988年,費孝通提出“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理論探討。他既承認存在“中華民族”這樣一個自在實體,同時也認為它的主流是由許許多多分散孤立存在的民族單位,經過接觸、混雜、聯結和融合,同時也有分裂和消亡,形成一個你來我去、我來你去,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又各具個性的多元統一體。

            對于“中華民族”概念的思考一直是史學、民族學等相關研究領域的經典命題,總的來說,研究主要集中于:第一,證明在中國歷史長河中“中華民族”是“自在的事實”;第二,論證中華民族“自覺的過程”,即深入討論中華民族由“自在”轉向“自覺”的歷史過程,這一過程使得“中華民族”的內涵與現代意義得以顯現;第三,當“中華民族”概念被學術界廣泛使用,也掀起國內學術界圍繞中華民族的構成及特點進行了較為深入的分析與討論。

            新中國成立后,“中華民族”及“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的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關于“中華民族”的相關討論成為學術界關注的重點。1963年8月,民族歷史研究工作指導委員會就《辭海》民族問題類幾個主要詞目包括“中華民族”一詞進行討論時,出現了三種不同觀點:一是中華民族已經成為一個各民族之上的共同體;二是中華民族是各民族的總稱或共稱,尚未形成一個民族的共同體;三是中華民族有“多”民族的一面,也有“一”個民族的一面,中華民族是各民族的“混合物”而不是“化合物”。周競紅分析指出,20世紀80年代,費孝通等人討論并提出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理論一經提出,“中華民族”凝聚過程的學術理論研究日益深化。“中華民族”一詞不斷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獲得新生命力和凝聚力,成為中國特色民族理論重要成果之一。

            今天,我們在深入探討關于如何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相關討論時,必須高度關注中國歷史上的民族關系及其發展變化的趨勢。例如,學者楊圣敏在談及中國歷史上的民族關系結構及其變遷時強調:其一,內向型的地理環境對于中國各民族的發展有著極為重要的限制和考量,中國的地理環境天然地形成一個半封閉、內向型的自然區域,這種環境一方面阻斷和隔絕了與區域外的交通,另一方面也保證了該區域內各地區眾多民族之間的密切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在一定程度上而言,中國地理環境的變化多樣而又內聚性的特點,決定了各民族歷史文化發展的特點;其二,中國歷史上統一的經濟基礎對于各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史有著重要的影響;其三,中國歷史上行之有效的多元一體的政治制度得以可能,使得中華各民族既能各自發展經濟與文化,也能相互交往交流交融,最終為形成中華民族共同體奠定堅實的政治基礎。

            從夏、商、周、秦、漢以來幾千年的中國歷史變化的軌跡中,可以想見各民族之間正如費孝通所說的,經過不斷的遷徙、雜居、通婚和各種形式的交往交流,在文化上彼此相互學習相互促進,在血統上各民族間成員的相互混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從而使各民族之間交往交流交融的基礎日漸加強,所謂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共同性的文化和心理特征逐漸形成。所以,從一定角度而言,作為主體民族漢族的形成與發展史,就能顯示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鮮明特點。

            中國歷史上各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基礎較為扎實,從幾千年的中國各民族發展的歷史中深度領會歷史上各民族之間的融合史,也是真正讀懂讀透中華民族歷史的極為關鍵之處。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要尊重差異、包容多樣,讓各民族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創新載體和方式,引導各族群眾牢固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交往交流交融既是我國歷史上民族關系的主流,也是今天民族關系的主流形態,從而為近些年理論界的爭議畫上了符合中國實際的句號。

            黨的十八大以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重大論斷的形成和發展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刻把握中國歷史文化和世界民族發展規律之后提出的重大論斷,是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2014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于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上首次使用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概念。同年9月,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暨國務院第六次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加強中華民族大團結,長遠和根本的是增強文化認同,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積極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提出:“全面貫徹黨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

            2021年8月27日,習近平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強調指出:“必須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新時代民族工作的主線,推動各民族堅定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高度認同,不斷推進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

            習近平在講話中多次提到“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他特別強調,要正確把握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和各民族意識的關系,引導各民族始終把中華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本民族意識要服從和服務于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同時要在實現好中華民族共同體整體利益進程中實現各民族的具體利益。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論述,既講“兩點論”又講“重點論”,既講“普遍性”又講“特殊性”,既講“怎么看”又講“怎么辦”,為我們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推進新時代黨的民族工作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作為重要論斷,總結了民族理論發展變化的客觀規律,體現了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強大思想基礎的深刻考量,揭示了中華文化演進的歷史邏輯和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實踐必然。國家民委專職委員孫學玉建議,從構筑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促進各民族深度交往交流交融、汲取國外民族發展經驗教訓、賦能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重視防偏糾偏等方面,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進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他還建議,要注意處理好中華民族與各民族之間各方面的關系。統一與多樣始終是多民族國家必須面對的重大挑戰,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建立中華民族共同體不能否定差異,必須注意處理好共同性與差異性的關系,把增進共同性、尊重和包容差異作為重要原則,保護和傳承民族飲食服飾、風俗習俗、文化藝術、建筑風格等,以體現共同體的包容性,增強共同體的生命力。應把共同性作為主導、方向、前提和根本,確保差異性不削弱和危害共同性,實現共同性與差異性的辯證統一。

            (作者祁進玉,系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2年第7-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krebla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妲己影院一区三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