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qsff"></sub>
        <b id="nqsff"></b>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民間教育國際交流挑戰與機遇并存

            發布時間:2022-01-10 作者:王永利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雜志

            當前,逆全球化潮流涌動,新冠肺炎疫情讓國際交流按下“暫停鍵”后,國際環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作為全球化的倡導者和維護者,中國堅持對外開放不動搖,明確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新時代民間教育國際交流面臨的形勢前所未有、挑戰前所未有、機遇前所未有,應努力在危機中育先機、于變局中開新局,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確保“不斷線”、開拓新途徑、探索新方式、賦能新項目、挖掘新內涵,積極探索構建教育國際交流新格局。

            民間教育是中國教育鏈接世界的紐帶

            民間教育國際交流的一大特色是交流主體的多元化,不同國家的民間教育力量對傳統意義上主權國家政府間教育合作形成有益的補充。受古希臘“公民社會”思想影響,西方政治傳統和社會文化中特別重視基于公民自愿結成的自治團體來進行社會治理,嚴格限定政府行為邊界,偏好“小政府、大社會”的治理模式,各級各類民間教育機構也傾向于結社為教育團體,通過凝聚共識、制定標準、形成合力,開展行業自律、自我約束、自我管理,持續為社會提供優質教育服務,在西方教育治理體系中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基于這一教育治理模式,各級各類“協會”“基金會”等民間教育機構和組織也成為西方開展教育國際合作的主體。相比政府間交流合作,民間交流形式更加多元、內容更加豐富、組織更加靈活,大大提升了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的規模與實效,成為國家間文明互鑒、民心相通的重要推動力。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民間教育交流艱難起步,在極其嚴峻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下,進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嘗試,為新中國教育爭取了積極的外部發展環境,有力推動國民經濟恢復和發展。改革開放后,我國民間教育交流嵌入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融入全球化歷史進程,迎來蓬勃發展的“黃金時代”,交流規模、層次、頻率、布局、成效實現跨越式發展。作為我國教育與世界接觸和交融的產物,民間教育國際交流成為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教育鏈接世界的紐帶,并以其鮮明的特色和獨有的優勢極大補充和豐富了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探索和實踐,同時通過教育搭建的“友誼之橋”,也成為外國了解當代中國的重要窗口和中國對外展示發展成就的“靚麗名片”。

            所謂“察勢者智,馭勢者贏”,正是為了在改革開放大背景下更加便捷、高效、順暢地推進教育國際交流,1981年,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以下簡稱“協會”)正式成立,以非盈利、非政治的民間形式加強和推動我國對外教育交流與合作。2021年恰逢協會成立40周年。四十載春華秋實,協會始終牢記初心和使命,主動參與各類全球教育合作網絡,積極搭建中外教育交流平臺,助力我國教育改革與發展,目前已與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70多個權威教育組織和團體建立了長期穩定的交流合作關系,為我國教育對外開放作出了重要貢獻。

            民間教育國際交流面臨的新挑戰新機遇

            時代是出題人,我們是答卷人。當世界局勢風云詭譎,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開啟新的征程,教育發展進入新的階段,高質量發展成為新的目標,如何實現民間教育國際交流高質量發展是擺在教育外事工作者面前的必答題。

            民間教育國際交流當前面臨三重挑戰。第一,新冠肺炎疫情嚴重阻礙全球人員流動。為阻斷疫情傳播,各國不同程度地采取關閉邊境和限制人員流動的防控措施,客觀上打破了以實地訪學、面對面交流為主的傳統國際教育交流秩序。《2021美國門戶開放報告》顯示,2020-2021學年美國的國際學生人數較上一年度減少15%,疫情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第二,西方臆造的意識形態斗爭嚴重影響教育國際交流的廣度和深度。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冷戰和“零和博弈”思維應對中國和平發展,全面打壓中國的發展利益。在教育領域也對正常的國際教育合作和學術交流橫加干涉,如限制留學簽證發放,限制中國留學人員就讀數學、工程、計算機科學等學科,無端制裁中國高校,給正常的國際教育交流蒙上一層陰影。第三,跨文化交際能力和水平仍有待提升。民間教育交流首先是跨文化交流,對不同文化是否了解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交流的預期和實效。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對西方的文化、歷史、社會、生活方式等有了基本的認知,但在交流中依然感到文化鴻溝的存在,這說明我們依然未能解碼西方的文化基因,如何在堅持“以我為主”的同時以西方易于接受的方式開展工作,是未來實質性提升交流合作水平的重要課題。

            堅持兩點論與重點論的統一,是辯證唯物主義揭示的客觀、全面把握事物發展規律的真理。民間教育國際交流在面臨重大挑戰的同時,也迎來新的發展機遇。第一,我國堅定不移加快和擴大教育對外開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對外開放的步伐從未停滯,教育國際交流持續助力教育現代化進程。2020年6月,《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簡稱《意見》)正式實施,對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進行了重點部署,提出“堅持教育對外開放不動搖,主動加強同世界各國的互鑒、互容、互通,形成更全方位、更寬領域、更多層次、更加主動的教育對外開放局面”,不斷完善頂層設計,著重激發開放動力,持續引導提質增效。民間教育交流在貫徹落實《意見》精神、對標對表《意見》要求中迎來嶄新的發展階段。第二,相互尊重、合作共贏仍是國際社會普遍共識。雖然當前國際社會出現“逆全球化”和“保護主義”的逆流,但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的主題,我國仍處于重要的戰略機遇期,這是黨中央對我國發展環境作出的科學研判。深化教育國際合作、推動文明互學互鑒、促進創新成果普惠全人類,仍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成為凝聚全球發展共識、開展互惠合作的全球重要公共產品,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和歡迎,為我國民間教育交流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廣闊舞臺,極大拓展了合作空間。第三,國際社會普遍期待盡快恢復和發展國際教育合作。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世界各國都千方百計發展因疫情而低迷的經濟,迫切希望恢復和開辟國際市場,開展國際教育合作的需求和信心也逐漸恢復。2021年10月,由協會主辦的第22屆中國國際教育研討會吸引3000多位關心支持國際教育發展的海內外教育工作者與會。被譽為“中國留學市場風向標”的中國國際教育展上,來自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0多所海內外教育機構參展。英國政府發布的最新《英國學生簽證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9月,英國內政部共發放近43萬份簽證給國際學生及其家屬,相比疫情前增長了55%,比上一年同期增長了143%,創有記錄以來英國發放學生簽證數之最。第四,新科技賦能民間教育國際交流。疫情帶來的“物理隔離”成為線上通訊技術迅猛發展的重要助推力。“云課堂”“云會議”“云展覽”“云研學”等線上學習、交流、研討形式不斷涌現和成熟,突破了時間和空間限制,教育交流的形式極大豐富、效率極大提高、規模極大拓展。在可預見的未來,隨著科學技術不斷迭代升級,民間教育交流將借助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科技力量的加持,實現質的飛躍。

            抓住機遇服務教育改革發展

            新時代的民間教育交流,挑戰與機遇并存。作為指導、組織、協調、引領、規范民間教育交流的全國性組織,協會將順應新時代,在“十四五”時期實施好“一二三”戰略,主動服務國家整體外交戰略和教育改革發展,將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首先,編織一張民間交流合作網絡。主動了解、把握國內需求,幫助更多學校、學生進入教育國際交流圈,積極拓展“國際朋友圈”,開拓實施涵蓋各級各類教育、覆蓋世界主要國家、形式豐富多樣的民間交流合作項目,織大織密民間交流合作網絡。與此同時,充分發揮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職業院校與技術大學聯盟、東南亞教育部長組織等機構中的咨商地位和伙伴關系,積極參與制定國際教育政策、規則和標準,提高我國在非官方國際組織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其次,建好兩個民間教育交流合作平臺。一方面建好教育發展成果分享平臺。重點做好“聯合國國際教育日—中國活動”,高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旗幟,主動與世界分享中國教育實踐中取得的新進展、新成果、新方案,同時歡迎其他國家和機構參與該平臺活動,向中國教育界介紹教育發展成果和成功經驗。另一方面建好教育國際交流合作平臺。做大做強“中國國際教育年會”,鑄就集智慧、引領、創新、行業、分享“五位一體”的世界最大的國際教育交流平臺之一和亞洲最具影響力的教育會展龍頭品牌。做實“一帶一路”教育行動計劃,繼續建設好中國-中東歐、中國-東盟、中國-非洲等區域和次區域院校交流平臺,探索與俄、烏、德、法、英、日建立聚焦關鍵核心領域的專業交流平臺,主動對接服務雄安新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海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打造教育對外高地,引進優質教育資源,提升交流合作層次,助力教育高質量發展。

            第三,打造三個深度服務教育發展中心。一是打造“師生交流中心”。師生交流是國際交流合作的主渠道。要更加注重傳統青少年交流項目的內涵建設與實效,重點打造“知行中國”“職教夏令營”等品牌,增進中外友誼和民心相通。提升外籍教師引智項目規模與質量,幫助更多院校引進優質外籍教師和足球教練。加快國際理解教育課程研發及試用,培養青少年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二是打造“質量保障中心”。積極探索構建跨境教育質量保障體系,推進來華留學、中外合作辦學教育質量認證,創新實施高等學校來華留學教育監測評價服務項目,引領跨境教育高質量發展;開展涉外教育相關標準的研制工作,以標準化建設推動行業規范發展;打造高水平學術研究基地,為民間教育國際交流發展提供理論支持和方向引領。三是打造“能力提升中心”。積極開展學校國際發展能力提升系列項目,助力提升院校國際交流合作水平;盡早重啟“工匠之師” 創新團隊境外培訓等海外研修團組,建好全國職業院校校長培訓基地,加強教師隊伍專業能力建設;繼續實施“牽手行動——英語教師能力提升”等語言教學能力建設項目,幫扶中西部貧困、邊遠和民族地區外語教師提高教學水平。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發出了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偉大號召,我們將充分發揮民間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的獨特作用,主動開辟渠道,積極搭建平臺,為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添磚加瓦,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新的更大貢獻。(作者 王永利 系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秘書長)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krebla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妲己影院一区三区二区